探访上海沥青摊铺工作者 40℃高温马路上蒸桑拿
栏目:公司动态 发布时间:2020-05-22

  据《劳动报》报道:他们是城市的建设者,他们也是城市道路的美容师,无论白天黑夜,当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时,你总会与他们“不期而遇”。他们,就是城市道路的沥青摊铺工作者,随着上海气温创新高,更是为摊铺沥青的工作环境“加了一把火”。日前,记者来到位于虹梅南路的一处沥青摊铺路面上,与摊铺沥青的工人一起,感受这座城市的温度。

  早上7点,记者来到了位于虹梅南路的施工路段,由于该施工路段位于桥上,四周无建筑物可供遮阳,刚来到施工现场,记者就感受到了一股股热浪,远处的路面上,刚铺好的沥青透着新道路应有的光亮,而沥青上的景色,则因为散发出的热气而有些模糊不清。

  “远看就挺热的对吧?等会走近了更热。”见到记者到来,来自隧道股份路桥集团的现场施工员蔡鹏告诉劳动报记者,刚刚摊铺好的沥青能够达到160℃,而这就是沥青摊铺职工要经常面对的工作环境。

  记者实地体验了一次摊铺沥青的工作流程,在做好清扫等前期工作后,就正式开始了摊铺工作,随着沥青料从料车中倒在路面上后,就是摊铺机、压路机和道路整修工的轮番作业了。“其实不论是什么工种,目的就是将沥青压平,最后成为我们看到的路面。”开了18年的摊铺机,张荣军对这份工作也算是“驾轻就熟”,“摊铺机不是随便开就行的,要与前面的料车协调,速度和方向都要把握好,这样才能保证路面平整。”为了能够保证视线,很多摊铺机都采用了无玻璃的形式,这也让施工的环境变得更热。据测,摊铺好的沥青温度可达140℃至160℃,走在沥青上仿佛在“蒸桑拿”。虽然是早晨,阳光在地表高温的作用下显得格外刺眼。仅在沥青上站了十几分钟,记者全身都出了不少汗,而不少施工人员在现场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。“沥青热、气温也高,我们不少同事一个夏天都要蜕好几层皮,还好太阳一晒黑就啥也看不出来了。”一旁的蔡鹏打趣道,为了能够保证施工进度和工人身体,道路整修工作也会采取轮流工作的形式,“虽然有几人轮班,不过即使站在旁边也够热的了。”

  “现在我们实行的是不停交(通)施工,有时候为了避免影响交通,我们也有项目会选择在夜间施工。”隧道股份路桥集团经理汤锡锐告诉记者,对于沥青摊铺工作来说,高温的天气反而有利于工作的进行,“气温不高的时候,我们会选择轮班工作。如今气温升高,我们每天会实行‘抓两头、歇中间’的工作时间,选择气温不高的早上完成工作。”据了解,虽然沥青摊铺工作的工序看上去简单,但是为保证施工质量,往往摊铺一个小时,只能完成100-200米路面的沥青摊铺。

  作为干了这行将近20年的道路整修工,陈华说起自己的工作,倒认为最困难的不是环境,而是要细心。“一般压路机开过的地方路面都是相对平整的,但是总会有没有摊铺到位的地方,这就需要我们通过人工来进行修整了。”记者在现场看到,像陈华这样的道路整修工现场一共有六七名,有的人拿着铁锹,有的人则拿着大型尺子一般的工具。“这个我们叫作刮板,通过刮板在刚铺好的沥青上来回刮动,可以修整道路上沥青不均匀的地方,比如边角上的空隙等。”劳动报记者在现场看到,虽然穿着长袖、长裤,但是在刮板的时候,很多工人都是直接蹲在地上的,他们的脸距离刚刚摊铺好的沥青仅有约50厘米。

  “没办法,要想把路面修好,这道工序一定不能少,而且一定要在沥青还没有变硬之前完成。”陈华告诉记者,为了能够适应这样的工作环境,除了常备的工作服、劳防用品等,一双特制的厚底鞋也是必不可少的。“看我这双特制的劳动皮鞋,鞋子里面专门有一块钢板,如果是普通的布鞋,估计一个礼拜就坏了。”记者自己掂量了一下,这样一双鞋要比平时穿的鞋重上不少,“现在还算好,你要是干了一天活,鞋子上沾着的沥青还得再多增加几斤的重量。”陈华坦言,虽然是特制的鞋子,但是对于经常在一线的操作工来说,这样一双鞋的平均寿命也就在一到两个月。

  “现在做这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,就算有年轻人来也很快因为工作太艰苦而离职。”临近采访结束,汤锡锐告诉记者,虽然这两年工作条件在不断改善,但是严酷的环境依然还是让不少人对这份职业望而却步。“现在靠着这些有经验的‘老将’还好,未来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。”

  近年来,为了能够改善沥青摊铺工作者的工作环境,除了常规的防暑知识宣传、错峰作业等举措,根据道路项目施工没有固定休息点的特点,该项目部专门准备了一辆大巴作为职工的临时休息处,大巴上空调常开,还有盐汽水、饮料等供应,“只要职工感到有些不舒服,都可以到大巴里休息,我们项目部也会给他们送些绿豆汤等饮料。”不仅如此,进入今年夏季以来,隧道股份工会和路桥集团工会也及时为一线职工送上了毛巾、饮用水、香皂等防暑降温用品,在做好夏季劳动保护的基础上,为这些奋战在一线的职工们送去来自工会的关怀。

  据《劳动报》报道:他们是城市的建设者,他们也是城市道路的美容师,无论白天黑夜,当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时,你总会与他们“不期而遇”。他们,就是城市道路的沥青摊铺工作者,随着上海气温创新高,更是为摊铺沥青的工作环境“加了一把火”。日前,记者来到位于虹梅南路的一处沥青摊铺路面上,与摊铺沥青的工人一起,感受这座城市的温度。

  早上7点,记者来到了位于虹梅南路的施工路段,由于该施工路段位于桥上,四周无建筑物可供遮阳,刚来到施工现场,记者就感受到了一股股热浪,远处的路面上,刚铺好的沥青透着新道路应有的光亮,而沥青上的景色,则因为散发出的热气而有些模糊不清。

  “远看就挺热的对吧?等会走近了更热。”见到记者到来,来自隧道股份路桥集团的现场施工员蔡鹏告诉劳动报记者,刚刚摊铺好的沥青能够达到160℃,而这就是沥青摊铺职工要经常面对的工作环境。

  记者实地体验了一次摊铺沥青的工作流程,在做好清扫等前期工作后,就正式开始了摊铺工作,随着沥青料从料车中倒在路面上后,就是摊铺机、压路机和道路整修工的轮番作业了。“其实不论是什么工种,目的就是将沥青压平,最后成为我们看到的路面。”开了18年的摊铺机,张荣军对这份工作也算是“驾轻就熟”,“摊铺机不是随便开就行的,要与前面的料车协调,速度和方向都要把握好,这样才能保证路面平整。”为了能够保证视线,很多摊铺机都采用了无玻璃的形式,这也让施工的环境变得更热。据测,摊铺好的沥青温度可达140℃至160℃,走在沥青上仿佛在“蒸桑拿”。虽然是早晨,阳光在地表高温的作用下显得格外刺眼。仅在沥青上站了十几分钟,记者全身都出了不少汗,而不少施工人员在现场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。“沥青热、气温也高,我们不少同事一个夏天都要蜕好几层皮,还好太阳一晒黑就啥也看不出来了。”一旁的蔡鹏打趣道,为了能够保证施工进度和工人身体,道路整修工作也会采取轮流工作的形式,“虽然有几人轮班,不过即使站在旁边也够热的了。”

  “现在我们实行的是不停交(通)施工,有时候为了避免影响交通,我们也有项目会选择在夜间施工。”隧道股份路桥集团经理汤锡锐告诉记者,对于沥青摊铺工作来说,高温的天气反而有利于工作的进行,“气温不高的时候,我们会选择轮班工作。如今气温升高,我们每天会实行‘抓两头、歇中间’的工作时间,选择气温不高的早上完成工作。”据了解,虽然沥青摊铺工作的工序看上去简单,但是为保证施工质量,往往摊铺一个小时,只能完成100-200米路面的沥青摊铺。

  作为干了这行将近20年的道路整修工,陈华说起自己的工作,倒认为最困难的不是环境,而是要细心。“一般压路机开过的地方路面都是相对平整的,但是总会有没有摊铺到位的地方,这就需要我们通过人工来进行修整了。”记者在现场看到,像陈华这样的道路整修工现场一共有六七名,有的人拿着铁锹,有的人则拿着大型尺子一般的工具。“这个我们叫作刮板,通过刮板在刚铺好的沥青上来回刮动,可以修整道路上沥青不均匀的地方,比如边角上的空隙等。”劳动报记者在现场看到,虽然穿着长袖、长裤,但是在刮板的时候,很多工人都是直接蹲在地上的,他们的脸距离刚刚摊铺好的沥青仅有约50厘米。

  “没办法,要想把路面修好,这道工序一定不能少,而且一定要在沥青还没有变硬之前完成。”陈华告诉记者,为了能够适应这样的工作环境,除了常备的工作服、劳防用品等,一双特制的厚底鞋也是必不可少的。“看我这双特制的劳动皮鞋,鞋子里面专门有一块钢板,如果是普通的布鞋,估计一个礼拜就坏了。”记者自己掂量了一下,这样一双鞋要比平时穿的鞋重上不少,“现在还算好,你要是干了一天活,鞋子上沾着的沥青还得再多增加几斤的重量。”陈华坦言,虽然是特制的鞋子,但是对于经常在一线的操作工来说,这样一双鞋的平均寿命也就在一到两个月。

  “现在做这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,就算有年轻人来也很快因为工作太艰苦而离职。”临近采访结束,汤锡锐告诉记者,虽然这两年工作条件在不断改善,但是严酷的环境依然还是让不少人对这份职业望而却步。“现在靠着这些有经验的‘老将’还好,未来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。”

  近年来,为了能够改善沥青摊铺工作者的工作环境,除了常规的防暑知识宣传、错峰作业等举措,根据道路项目施工没有固定休息点的特点,该项目部专门准备了一辆大巴作为职工的临时休息处,大巴上空调常开,还有盐汽水、饮料等供应,“只要职工感到有些不舒服,都可以到大巴里休息,我们项目部也会给他们送些绿豆汤等饮料。”不仅如此,进入今年夏季以来,隧道股份工会和路桥集团工会也及时为一线职工送上了毛巾、饮用水、香皂等防暑降温用品,在做好夏季劳动保护的基础上,为这些奋战在一线的职工们送去来自工会的关怀。